当前位置:中国对联网首页对联知识对联书籍茶馆风尘记--对联小说连载(11)

茶馆风尘记--对联小说连载(11)

2018-10-09 23:00:54广东梁小筠深圳市楹联学会 0条评论

第六回(总第11集)

上集说到老油条临时耍滑头,出歌唱题,再胜一局,到底老油条是什么来头呢,请继续亲关注第六回下。

第六回(下)

比诗词老油条诡计;输酒菜小茶馆蒙羞


本回作者:广东梁小筠

         话说,联国传位至潇妃陛下当政之时,城里渐渐繁荣起来,各种小摊贩游走于城里各处,严重时直至阻塞交通,给骑乘驿马、出巡牛车等等来往办差之大员带来极大不便。朝中有大臣遂向潇妃陛下献策,拟在各城建立一支城管队伍,专门管治这些无牌贩子。潇妃觉得主意可行,于是下了一道圣旨,各地纷纷招聘城管。消息传到塞上,这塞上主人家里有个大儿子本是不擅营生,乃终日游手好闲、邀众聚赌之徒。但他却有一样真本事:据说早年曾受异人传授,学得神行术,近年几次联国运动会的“牛拉松”比赛,他都跑入三甲,遂得了金牌“牛人”的绰号。其父忖度:这活计甚合孩儿个性,且又是奉旨的正式行当,可以吃皇粮,将来荣休也有个好归宿。一想主意不错,便叫大儿子去应聘。果然此子凭借一身力气,两脚神行而一举中榜,荣任学部城城管分队队长。上任后就自诩“塞上长城”,意为有我塞上大儿在,能如长城般保这一城治安之意。此子开头倒也尽职尽责,慢慢地,看到小贩们惧怕自己,所到之处,一派鸡飞狗走之象,便觉自己拉风起来。于是,掀倒小贩在地,踩人头者有之、砸人头者有之。上次联文乡的瓜农入城卖西瓜,被城管们逮住,几个城管欺那瓜农是外乡人,不但将一车瓜推倒踩烂,有个城管拿起瓜农的秤杆一把拗断,拿起秤砣望瓜农的头上迳砸下来,当场将老瓜农打死,出了人命惹得群情激愤,有好事者写了首打油诗,贴到征联龙虎墙上:


不平世路本来多,又见当头一秤砣。

非是冤家三代恨,缘何砸出血如河!


联国的众无牌小贩对这城管是又怒又怕、又无可奈何,而城管的威风自是有增不减。


       钱掌柜乃穷苦人家出身,当年孤身一人来到学部城打拼,因本钱甚少,只得加入“走鬼”行当(这“走鬼”一词也是联国学部城对东躲西藏的无牌小贩的称呼),贩些便宜酒浆。钱掌柜隔三差五地碰到城管,每次都是扛起酒缸就跑,一双无影脚飞快的转起来,而城管的一双神行腿总在后面狂追。追不上,钱掌柜算是幸运;追上了,只得把负重回头向城管一扔,自己一溜烟的跑掉。不过那缸酒就没了,当天算是白干。


         钱掌柜一回走鬼途中被小彩铃看到,这丫头父母也是做小贩营生,为糊口奔驰,自然顾不上管教她。偏这丫头生就一副男孩脾性,不好女红针黹,每天带上一帮大小男孩上山打鸟掏鸟窝摘野果,手中弹叉虽说没百发百中,但虽不中亦不远矣,眼见城管就要追上前面那个女小贩,小彩铃举起弹叉,对着城管身后用力一射,口中轻喝一声:着!石子噗的一声正中其后膝关节,城管一下四脚着地,钱掌柜成功逃脱。一来二往的,钱掌柜便认识了小彩铃,并加了好友互相关照。如此这般几年下来,钱掌柜慢慢积了些钱财,从小店做到现在的规模,又招了聪明伶俐的小彩铃来帮忙打点,生意越做越顺。期间城管也被宴请常来茶馆,但她们二人对城管却装着不曾认识,然而却对其冷眼旁观。开店做生意自然店门八字开,广纳四方财,这城管到了茶馆,钱掌柜总是招呼周到,不过就是皮笑肉不笑罢了。

         这天城管又来到茶馆,因得了上司的通报表扬,领了二两特等赏银,见到白花花的银两,他心内十分高兴,大鱼大肉地点了一桌子,自个儿杯起筷落,大快朵颐。吃着吃着,突然肚里翻江倒海,唯有急急入内寻茅坑,正好茅房有别个食客占着,他忍不住只好捂着肚子跑出店外找方便之所,谁知刚出店门没跑几步,哗的一声,江河俱下,顿时周身臭不堪闻。附近几条土狗闻风而至,照城管身后扑来。城管一看不得了,无后为大!提着裤子撒开神行脚拼命跑,狗们也撒开四腿随后狂追,中途还不时有狗闻而随之,一人数犬就在大街上狂奔。

         

         那日无嗔和尚本正懒洋洋的躺在征联龙虎榜前大树下闭目养神,听到动静,张眼一看,哇,好家伙,好多大狗!心念一动,随手抄了短棍也赶紧追了上去,于是人们看到这么一个景象:平时追人的城管被群狗紧追,群狗又被和尚紧追,一路上追得尘土飞扬,臭气冲天。半晌后,城管一歪一拐、十分狼狈地回来了。但是,追去的那几条狗却彻底失踪了,无嗔也好像随之失踪了好几天。再出现时只见他口中打嗝,酒气熏天,宿醉未醒,活像济颠下凡。消息传到寺里,老方丈再也无法容忍这位狗肉徒弟,唯有劝其还俗回家。这无嗔被逐,却有家不回,更加放浪形骸、游戏人间,不久又混出个绰号叫“老油条”来,人们也就渐渐忘却这厮曾经叫过“无嗔”的法号了。


      话说回来,满堂食客酒醉饭饱,一个个心满意足地离开。疯度这小阔佬还真挺有疯度的,掏出一块黄澄澄的金子,对钱掌柜说:戏俺们看了,心也开了,这饭钱可不能不给,俺没白吃的习惯。钱掌柜婉拒道:“多谢这位客官了,咱店虽小,也虽爱财,但诚信两字却是首要,说过输了就全免,咱店里的人说话算话。”疯度说:“既然如此,那好,那以后咱们就交个朋友,后会有期。”


       送走所有客人,钱掌柜没好气的盯着这俩二货:“这回好了,丢钱还算事小,丢人却丢大了!咱的招牌可是堂堂的学堂茶馆,居然输给了一个破油条,特别是你这面皮,你说,你以后一张面皮往哪搁?这事传了出去,学部城的主持还发批文让你直接去试部城考科举?想都别想了你!”钱掌柜越说越气,又道:“你们这两小子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看看今天你们亏了我多少钱……”算盘一打,面皮输掉的菜钱是五十两银子,小蹄子输掉的酒钱是三十二两银子,钱掌柜写好欠条,两人无精打彩地押上自己的手指模。这正是:


大快朵颐,泻腹牛人惧饿狗;

为贪口福,流涎和尚化油条。



欲知两落魄书生的命运究竟如何,且听下集分解。

第七回 

小彩铃失手中奸计,破混子换衫听艳词


本回作者:广东谢潇

(下周继续....)

查看所有评论用户评论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评论加载中。。。
发表评论(评论内容:请文明参与评论,禁止谩骂攻击!)

猜您喜欢的对联及诗文:

茶馆对联风尘

对联分类

对联知识

热门对联

相关对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