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对联网首页对联知识对联技巧楹联的语法对仗和事物对仗(一)

楹联的语法对仗和事物对仗(一)

2018-12-20 22:50:33张剑林致仕斋主 0条评论

中国楹联学会公布的《联律通则》第一章基本规则中要求楹联的对仗内容有六条,其中最重要也是最不引起重视的对仗有两条,这就是语法对仗和事物对仗。

语法对仗。由两个或两个以上的词按一定结构组合起来的双音词或多音词,在创作对联时结构形式要对应。结构对应就是撰写对联时通常所说的语法对仗。现代汉语语法有六种:即主、谓、宾、定、补、状。如果是写文章,词语的结构形式对作者来说并不显得十分重要,把意思表达清楚就行了;而写对联则不同,它要求上下联词语的结构要相应。因此,在使用双音词和多音词的时候,不仅要弄清它们的词性,而且要弄清它们是主谓式,还是动宾式;是偏正结构,还是并列结构等等。它与写对联要求音步平仄“一、三、五不论,二、四、六分明”一样,关系到所写楹联是否符合工仗的格局和程式。我们不刻意追求工对,冷落宽对,但不能不在撰联时努力了解和做到工对。因为在全国和地区大范围征联时,评判“三鼎甲”,只能按格律从严要求,工者上宽者下。否则没有规矩,难成方圆。凡撰联者都熟悉《笠翁对韵》,书中许多互相对仗的词语,就十分讲究这一点。如:“白叟对黄童,江风对海雾,牧子对渔翁”等句的词都是偏正结构;“淡泊对安恬,琢磨对雕缕,炎凉对寒暑”等句的词都是并列结构;“燕舞对莺飞,风清对月朗,露重对烟微”等句的词都是主谓结构;“策马对骑牛,鼓瑟对投壶。报怨对怀恩”等句的词都是动宾结构等。在对联中,相对仗的词固然要求相同,但也不能随便拿来一个词性相同的词就能形成对仗的。例如:“海峡”与“峰峦”这两个双音词虽然都是名词,但结构却不同。前者是偏正结构,后者是并列结构,二者对仗就很勉强。用宽对要求可以放它过关,如果是征联比赛那就不行。所以撰写对联有一个择词的问题。汉语语法组成是这样的:

主语部份   谓语部份

                       (定)+宾

(定)+ 主    (状)+谓{

补语

前一部份是主语,主语前有时带一个或一个以上的定语。后一部份是谓语,谓语前有时带一个或一个以上的状语;谓语后有两种情况:⑴谓语连带宾语,叫做“主谓宾”结构,这个宾语的前面又可加定语。⑵谓语连带补语,叫做“主谓补”结构。谓语后边这两种成分,不能同时连带,只能“带宾语就不带补语”,带了“补语”就不带“宾语”,二者各取其一。这六种成分,在句子中的运用,又有两种情况:全用只限五种(因为不能两种连带);有些成分常可以省略。

按照常用的撰联方法有九种语法对仗:

 

⑴主语式          

  清明    雨       

重阳    风。       。

         ↓   ↓     

 定      主               

  

                              

(2)主谓式

只有主语和谓语,后无连带

     运筹  千里   外;

苦乐  一杯   中。

↓  ↓  ↓

并列  偏正

主    状    谓

⑴主语式对联,句内的中心词是“雨、风”,“清明、重阳”是附属成分,说明是什么样的雨什么样的风。定语有固定主语和宾语的修饰作用。⑵主谓式对联,句内的主干是“运筹外”,“苦乐中”。状语“千里,一杯”亦为从属,表示“怎么样、多久或肯定、否定”等情、状语的意思是用来修饰谓语的。谓语是说明主语的人或事物什么状态,怎么样,是什么。

 

⑶主谓宾式         

格言联         

穷  无  失  义 

富  亦  不  骄

↓ ↓ ↓ ↓    

主  状  谓  宾       

 

        ⑷主谓补式  

         贺黄某寿联

率性而为,风骨  犹  如  魏晋;

   从心所欲,直言  敢  议  古今。

   ↓   ↓  ↓ ↓  ↓

        定     主   状  谓   补

 

⑶主谓宾式对联,宾语用在动词的后边,排在句子的末尾,表示谁、什么等意思。⑷主谓补式对联,补语用在谓语的后面,表示程度或怎么样、多久、在何处等意思的句子成分,用来补充说明谓语,使句子表达的意思更准确、更形象。如第四联主杆是“风骨如魏晋、直言议古今”。

⑸倒装句式。上述⑴——⑷例,是按各种语法的正常规则顺序造句的。为了使对联写得更精彩,有时也可以用“倒装”的办法。

 

宁波水帘洞联。按正常顺序的写法:

自 古 无 人 能 手卷 百 丈 水 帘;

迄 今 何 匠 敢 行磨 一 轮 月 镜。

         ↓   ↓     ↓

主      谓          宾

 

将它倒过来写,效果就不一样了。

   百丈 水帘,自 古 无 人 能 手卷;

   一轮 月镜,迄 今 何 匠 敢 行磨。

    ↓ ↓      ↓   ↓

定  宾           主      谓 

为什么要使用“倒装”句?生要是为了避免造句平淡,通过“倒装”能把要描写的对象生动化。

⑹联合结构式。联合结构也称平行、并列结构,是由两个平行或并列短语构成,不分主次地连着说。

 

中堂联

圣训    贤人,    流传    千古;

诗书    绘画,    罗列    一堂。

  ↓       ↓   ↓

     平行         并列   偏正

      主           谓      补

所谓“平行”、“并列”,是指两字一组或四字一组的合成词中,它们各自有独立的内容,你不能修饰我,我也不能代替你。例如联中的“圣训、贤人、诗书、绘画”,属于联合平行词组;“流传”和“罗列”属于联合并列词组,它们各自都有独立的字意,相互不能修饰对方。所以称为“平行”或“并列”词组。所谓“偏正”是指合成词中,一个为主(正),一个为从(偏)。例如“千古”,千是修饰“古”的;千为主,古为从。“一堂”,一是修饰“堂”的;一为主,堂为从。

⑺介词结构式。在对联中,介词结构一般是把“介词”(作为引起或介乎二者之间的词)放在句子之中,由名词、代词构成词组作状语。

 

植物春联

杨 柳  迎春,(万里东风)苏  卉草;

椿 萱  含笑,(一门和气)乐  桑榆。

平行

 ↓  ↓↓    ↓   ↓ ↓

 主    状谓      介      谓  补

此联的前四字作了主语句子。

 

⑻动宾结构式。              

立志联

放眼  观  天  下;        

舍身  报  国  家。

↓↓ ↓ ↓ ↓

动宾  谓  定  宾

      状

“动宾式”实际就是“谓语加宾语”,其它为附属成分。

⑼连动结构式。连动结构即由两个“动宾式”组句。常见有两种表现。例一:

 

神舟六次飞天

六舶    飞天,  访星    探月;

九霄    献技,  你去    我来

↓   ↓   ↓   ↓

定      主     动宾    动宾

此联实际就是“主谓宾”式,只是后边由两个动宾短语用联合式组句。再如一副座右铭联“取长补短;温故知新”。既是联合式又是连动式。例二:

 

青藏铁路

 

轨   筑    康庄  通   绝域;

人   研    科技  胜   天工。

↓  ↓   ↓  ↓  ↓

主   动 (宾·主 )动  宾

此联的连动式与上例不同,“康庄、科技”既是“筑、研”的宾语,又是“通绝域、胜天工”的主语。叫做“兼语式”。

上述几种对仗(不含倒装句)要求是:主语对主语、谓语对谓语、宾语对宾语、补语对补语、定语对定语、状语对状语、并列(平行)词组对并列(平行)词组、偏正词组对偏正词组。叠词对叠词、连绵词对连绵词、虚词对虚词(介词、助词、连词等文言虚词不分类别皆可属对)。

清代著名楹联家梁章钜先生在《对论》中说:“一、二、三、四,数之类也;东、西、南、北,方之类也;青、赤、玄、黄,色之类也;风、霜、雨、雪,气之类也;鸟、兽、草、木,物之类也;……。”并提出词语“实对实,虚对虚”。他所说的对,就是对仗。指的是出句和对句的词义成为对偶,如“天”对“地”,“风”对“雨”,“长”对“短”,“来”对“去”等等。用今天语法术语来说,就是名词对名词,动词对动词,形容词对形容词,方位词对方位词,数词对数词,颜色词对颜色词,副词对副词,诸如还有连绵词,叠词,专用词等对仗。我国一些诗联名家也这样要求。王力先生在《诗词格律》中说:“按照诗的对仗”(在五言和七言律诗中,中间四句是必须对仗的,这四句为两副对联)。词分为九类:即名词、动词、形容词、数词、颜色词、方位词、虚词、副词、(连词、助词)和代词。这九类词中最常用的是名词、动词、形容词对仗。为了使大家撰联方便,中国楹联学会名誉会长、语言学家、教授常江先生把涉及到对联用语的词划分了20个类别:即天文、地理、时令、人伦、形体、人事、植物、动物、宫室、服饰、器物、文化、音乐、饮食、数目、量词、颜色、方位、干支、文言虚词。能否熟练地运用这些对联用语,是考验作者驾驭文字能力的重要试金石。同类词相对,属工对。不同类词相对,叫宽对。工对在艺术上属上乘。

 

例如:

北京中南海望湖亭联

雨   打   波   心,看见  茫茫 象  眼;

风   吹   水   面,浮来  片片 龙  鳞。

↓  ↓  ↓  ↓  ↓  ↓ ↓  ↓

天文  动  地理 形体 动   叠词 动物 器官

 

某人建房上梁联

 左 有 青 龙    扶    玉   柱;

 右 来 白 虎    架    金   梁。

 ↓ ↓  ↓ ↓  ↓  ↓  ↓ 

方位 动 颜色动物  动   器物   宫室

这两副联对得非常好,可谓无一字不工。

 

明解缙题芦苇竹笋联

墙  上  芦  苇, 头 重 脚 轻 根 底 浅;

山  间  竹  笋, 嘴 尖 皮 厚 腹 中 空。

↓  ↓    ↓     ↓  ↓  ↓  ↓  ↓  ↓  ↓

名 方位   名     名  形  名  形  名 方位 形

         植物类  形体类  形体类  形体类

 

明洪武年间大学士解缙写的这副对联。曾被毛主席在《反对党八股》一文中引用。古人写的这副对联,用我们今天的标准来衡量,词类词性都对上了,而且是同类相对。“上”对“间”,“底”对“中”同属方位类;“芦苇”对“竹笋”同属植物类;“头对嘴”、“脚对皮”、“根对腹”同属形体类。“根”用在这里是“脚根”的意思。当然,也不能死板的扣同类相对,邻类相对对得好也算工对。例如杜甫诗《春望》:“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花”对“鸟”,是植物对动物,这两种事物因常常并提,所以也算工对。

 

再如喜迎香港回归联

 

大笔画龙,  香港∕喜看∕龙 破 壁;

高梧引凤,  神州∕酣唱∕凤 还 巢。

↓↓↓↓     ↓    ↓   ↓  ↓  ↓

形名动名    地名  形动  名  动  名

     动物              动物    宫室

 

这副对联除了“笔”和“梧”是文化对植物外,其它对得十分工整。联中“龙、凤”二字的复用甚为精巧,上联由“画龙——龙破壁”,下联由“引凤——凤还巢”前后呼应衔接,绘就了一幅生气盎然、喜气洋溢的香港回归图。不能因为“笔和梧”的不同类而说这副联对得不工。

词类相同,还要区分词性相不相同。词类和词性,它的不同点在于:词类着眼于词的总体,也就是说词性相同的一类词。词性着眼于词的个体,即词类中一个一个词的特点。如“安详”这个词,它的词性是形容词;又如“爱情”这个词,它的词性是名词。还有些词属兼类词,在不同的语言环境下词性会发生改变。如“上”和“下”可作方位词,也可作动词。“改革成功”中的“改革”是名词,而“体制改革”中的“改革”是动词。“一把锯”的“锯”,跟数目词结合,是名词,“锯木头”的“锯”,跟宾语结合,是动词。也就是说,语言环境不同,词性完全不一样。撰联时要加以注意。(未完待续)

查看所有评论用户评论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评论加载中。。。
发表评论(评论内容:请文明参与评论,禁止谩骂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