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对联网首页对联知识对联技巧论对联创作中的排比修辞手法

论对联创作中的排比修辞手法

2018-06-07 23:22:11罗积勇湖北省楹联学会 0条评论

 一、排比的定义与分类


       关于排比,陈望道《修辞学发凡》是这样定义的:“同范围同性质的事象用了组织相似的句法逐一表出的,名叫排比。”排比各项的句法结构相同或相似,有时会反复出现的共同词语,这便是“提挈(qiè)语”,但排比并非一定要有提挈语。通常认为要三项及以上才构成排比。


   修辞学界较为普遍的排比分类是按照排比项的语言结构来分的,大致可分四类,第一类是“短语排比”,如《战国策•秦策一》:“以大王之贤,士民之众,车骑之用,兵法之教,可以并诸侯,吞天下,称帝而治。”其他依次为单句排比、复句排比和语段排比。


    排比与对偶不同,它并不要求各项字数始终一样,也并不要求每项的结构完全相同,只要主干成分相同即可,这样,我们便还可按排比项之间结构的复现程度来分类,据此可分两类:整齐式排比;错综式排比。


(一)整齐式排比


所谓整齐式排比,是指排比项之间的结构、音节、字数完全相同。如“诸侯之剑,以知勇士为锋,以清廉士为锷,以贤良士为脊,以忠圣士为镡,以豪杰士为夹”(《庄子•说剑》),四个排比项都是“以……为……”结构,每个排比项都是五个字,音节字数完全一致,形式显得极为工整。


(二)错综式排比


错综式排比,是指排比项之间结构相同或相似,但音节或字数不完全一致。如《孟子•滕文公上》:“分人以财谓之惠,教人以善谓之忠,为天下得人者谓之仁。”三个排比项都是“……谓之……”的结构。但与前两个排比项相比,最后一个排比项的提挈语之前部分即“为天下得人者”,不仅字数增加为六个字,而且形式上也有变化。这种字数依次增加的排比,又如韩愈《原道》:“君者,出令者也;臣者,行君之令而致之民者也;民者,出粟米麻丝,作器皿,通货财,以事其上者也”也有字数渐渐减少的排比,如欧阳修《送杨置序》:“夫琴之为技小矣,及其至也,大者为宫,细者为羽。……而纯古淡泊,与夫尧舜三代之言语、孔子之文章、《易》之忧患、《诗》之怨刺无以异。”


更多的是根据实际表达的需要,字数时增时减,错落有致,如王安石《答司马谏议书》:“盖儒者所争,尤在名实,名实已明,而天下之理得矣。今君实所以见教者,以为侵官、生事、征利、拒谏,以致天下怨谤也。某则以谓:受命于人主,议法度而修之于朝廷,以授之于有司,不为侵官;举先王之政,以兴利除弊,不为生事;为天下理财,不为征利;辟邪说,难壬人,不为拒谏。至于怨诽之多,则固前知其如此也。”


二、对联创作中排比的运用


对联创作中,如果在单边联(上联或下联)中运用了排比,则对应的一边也要运用排比。这是难点,也是问题的关键。


(一)整齐式排比的运用


    整齐式排比在对联中的运用,如果有提挈语,要注意上下联相仿而不雷同。如2002年湖北之声春联大赛一等奖联(杨明俊):


看发展有纲,看振兴有图,看稳定有序,国泰民安,国运昌隆称上国;


让天空更蓝,让大地更绿,让河水更清,春柔花艳,春风得意揽长春。


严格按语法讲,上联提挈语“看……有……”中的“有”与“看”并无直接句法关系,但下联“让……更……”则是兼语结构,“更”直接与“让”相关。正是这种类似而不雷同的安排,才使这副对联能表达丰富的且不重复的内容。


以上是有提挈语的排比,也有不用提挈语的排比,如李联芳撰武汉黄鹤楼联:


数千年胜迹,旷世传来,看凤凰孤屿,鹦鹉芳洲,黄鹤渔矶,晴川杰阁,好个春花秋月,只落得剩水残山!极目古今愁,是何时崔颢题诗,青莲搁笔;


一万里长江,几人淘尽?望汉口夕阳,洞庭远涨,潇湘夜雨,云梦朝霞,许多酒兴风情,尽留下苍烟晚照!放怀天地窄,都付与笛声缥缈,鹤影蹁跹。


上联用排比句“凤凰孤屿,鹦鹉芳洲,黄鹤渔矶,晴川杰阁”列举近景;而下联则用“汉口夕阳,洞庭远涨,潇湘夜雨,云梦朝霞”列举远景。


以上所举例从单边看是排比,从上、下联对应看,又构成对偶。也有纯粹是单边排比而上、下联间并不对偶的,这也属于“一边自对”,准确地说,应是“一边自排”。“一边自排”例,如清代窦垿题岳阳楼联:


一楼何奇:杜少陵五言绝唱,范希文两字关情,滕子京百废俱兴,吕纯阳三过必醉。诗耶?儒耶?吏耶?仙耶?前不见古人,使我怆然涕下;


诸君试看:洞庭湖南极潇湘,扬子江北通巫峡,巴陵山西来爽气,岳州城东道岩疆。潴者,流者,峙者,镇者,此中有真意,问谁领会得来?


其实上例上联中“诗耶?儒耶?吏耶?仙耶”、下联中“潴者,流者,峙者,镇者”也是排比。


对联中的排比常体现为规则重字对,如李紫辅为张维屏所作寿联:


诗称三子,学绩三余,望重三城,福懋三多,寿祝三秋,愿松柯益健,菊节弥坚,文囿词场陪杖履;


身历四朝,名高四海,官尊四品,科连四世,堂开四代,况夫妇齐眉,儿孙晋爵,国恩家庆乐林泉。


清代诗人张维屏与谭敬昭、黄培芳号称“粤中三子”。此例中“三”和“四”并非“提挈语”,但以它们为纽带构成了规则重字对,也就是说联中的四字句部分既是排比句对偶,又是规则重字对,排比对和规则重字对两者是重合的。


也有两者不完全重合的,通常是规则重字对的边界要比“排比对”的边界宽一些。如2001年湖北之声春联大赛一等奖联(张琼):


新世纪,新千年,新长征,新起点,试看中华新一代,领异标新,务实求新,开创神州新局面;


老红军,老八路,老战士,老英雄,重温主席老三篇,白头虽老,丹心未老,甘当革命老黄牛。


上联“新”重复出现在全部八个分句中,而排比却只涉及前四个分句,下联的“老”也是如此。再看周积荣在2003年湖北之声春联大赛中获得一等奖的联:


外语潮,诗联潮,健身潮,人生在改革潮里充实;


信息化,数字化,网络化,社会于现代化中向前。


    上联“潮”重复出现在全部四个分句中,而排比却只涉及前三个分句,下联的“化”也是如此。


(二)错综式排比的运用


    错综式排比如运用得好,可避免千篇一律,收到更好的造势效果。如清代黄典五(黄琴士)题马鞍山采石矶太白楼联:


侍金鸾,谪夜郎,他心中有何得失穷通。但随遇而安,说什么仙,说什么狂,说什么文章身价。上下数千年,只有楚屈平,汉曼倩,晋陶渊明,能仿佛一人胸次;


跪危矶,俯长江,这眼前更觉天空地阔。试凭栏远望,不可无诗,不可无酒,不可无奇谈快论。流连四五日,岂惟牛渚月,白纻云,青山烟雨,都收来百尺楼头。


此例中的“说什么”、“不可无”是“提挈语”。上下联各自三个短句,给人情感越来越强烈的感觉。


    也有不用“提挈语”,只通过结构相似、字数增加来构造错综式排比的,如清代李调元为设在北京的四川会馆所撰联:


        此地可停骖,剪烛西窗,偶话故乡风景。剑阁雄,峨嵋秀,巴江曲,锦水清涟,顿觉名山大川,都来眼底;


入京思献策,扬鞭北道,难忘先哲典型。相如赋,太白诗,东坡文,升庵科第。行见佳人才子,又到长安。


下联中“升庵科第”是不得不增加一字,上联“锦水清涟”相应地增加一字,效果很好。


以上是渐渐增长式,也可视乎需要时长时短,如刘志刚《题涟源“飞水漂流”景区》(2012年湖北之声春联大赛一等奖联):


水从天上飞来,叠成梯,腾成柱,挂成帘,泼成画卷流成曲;


船向峡中漂去,迷了树,乐了花,惊了石,爽了游人醉了峰。


“泼成画卷流成曲”实际上是两个分句,下联“爽了游人醉了峰”也是如此。上联中的排比写水,给人越来越烂漫的感觉;下联写漂,写出了越来越陶醉的感觉。


排比各项的结构相似,有时可呈现出分组的特色,如1995年湖北之声春联大赛一等奖联(田均安):


华夏起宏图,壁立西江,波平东海,京九架长虹,万里关山生特色;


神州兴改革,龙腾北国,虎跃南疆,工商开富路,一声玉笛报阳春。


    上联四个分句看起来都是“名+动+名”结构,但“壁立西江”是“西江壁立”的变换说法,“波平东海”是“东海波平”的变换说法,如果细分,这两个分句为一组,后两个分句为另一组。下联四个排比项也可细分为两组,“龙腾北国”、“虎跃南疆”为一组,“工商开富路”、“一声玉笛报阳春”构成另一组。


 


三、排比过后的收束


排比过后的收束有讲究。排比将语势拉起,形成一发不可收拾之势,但毕竟还是要收拾,要收束。如何才能既刹住语势,又留住蕴涵?可采用总结式收束法或深化式收束法。运用这些收束法时还有一个比较特殊的表达技巧。


(一)总结式收束法和深化式收束法


总结式收束法如周承忠题嘉定秋霞圃碧梧轩联:


绿杨春蔼,白萏夏香,丹桂秋芳,青松冬秀,年年月月暮暮朝朝,无古无今,好景随时惬幽赏;


霞阁东崇,山亭西峙,华池南绕,镜塘北环,左左右右前前后后,可望可即,清光满座绝尘怀。


白萏(音dàn),即白菡萏,白荷花。上联在分别含春夏秋冬的四个排比项之后,接着从时间特征加以总结:“年年月月暮暮朝朝,无古无今,好景随时惬幽赏。”下联则在分别含东西南北的四个排比项之后,接着从空间特征开始总结。


    再看一例,此例是阙东明参加1999年湖北之声春联大赛获得一等奖的一副联:


富不淫,贫不移,威不屈,浩气盈怀,大智大仁兴社稷;


言必行,行必果,志必坚,清风誉世,全心全意为人民。


    上联的三个排比项是化用《孟子》“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因为《孟子》这段话本是形容浩然之气的,故以“浩气盈怀”加以概括,达到收束的目的。


运用深化式收束法的,如1995年湖北之声春联大赛一等奖联(王光伦):


看巨坝横空,平湖悬镜,巫山云雨化霓虹,三峡惊圆百年梦;


喜画楼鸣鹤,玉笛吹梅,龟岭烟霞笼电塔,一江独占九天春。


    上联“看”字后接三个排比项,都是描写三峡水电站建成后的情形,因为建三峡大坝拦江发电的设想,是从孙中山就开始有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后,毛泽东主席又一次提起,现在终于实现了,故最后用“三峡惊圆百年梦”加以收束,这就点出了这一伟大工程的意义,对前面的描写是一种深化。


(二)一种特殊的收束表达技巧


这种特殊的收束表达技巧就是利用先前排比项中的语言模式造短句以收束。


    可以是一个类似而又不同的句子,如佚名题四川乐山凌云寺联:


笑古笑今,笑东笑西,笑南笑北,笑来笑去,笑自己原无知无识;


观事观物,观天观地,观日观月,观来观去,观他人总有高有低。


上联的“笑来笑去”与前边三个排比项的语言模式相同,但动词后不是带宾语而是带补语。“笑来笑去”带有总结、总括的意味。下联“观来观去”同样如此。


这种收束语常常比前边的排比项短,如2005年湖北之声春联大赛特等奖联(石钧):


春风砺志,以和谐为目标,以贤能为榜样,以振兴为己任,以人为本;


天道酬勤,还碧绿于大地,还清澈于河流,还纯洁于少年,还利于民。


上联“春风砺志”后的四个分句全是采用“以……为……”语言模式,但最后的“以人为本”要短些,对前边各项也是一个深化。


又如2005年湖北之声春联大赛一等奖联(陈怀清):


理乃法之依,义乃法之求,刑乃法之助,法乃国纲,爱国先须守法;


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民为邦本,兴邦首要亲民。


与前举之例一样,“法乃国纲”相较前边各分句要短些,对“法”的地位的揭示更深刻些。下联的“民为邦本”也是如此,不但短些,而且深刻些,回答了为什么要为民用权、为民系情、为民谋利这个大问题。这个例子的特殊之处,在于收束之后,还加了一句进一步引申开去,进一步深化主题。


下例也可看作利用先前排比项的语言模式造句以收束:


让目光更远,让心灵更近,让脚步更勤,让话语更亲,期两岸早臻统一;


愿环境永新,愿灾难永离,愿硝烟永逝,愿贫穷永去,祈全球共享和谐。


这是邹胜兵参加2006年湖北之声春联大赛所获得的一等奖联。不难看出,其收束语较前面的排比各项要长。由此可见,收束语短而有力自然好,但长而有力,长而概括性强也并不是不行。


 


四、以排比构联


    排比在对联中的运用结果,通常是联文的一部分为排比,但也有整联为排比者。整联为排比,说明排比有时可以作为构联之方法。


    整体以排比构造的对联,其铺排描写效果往往特别好,如旧时有一副讽刺清代知府的对联:


见州县则吐气,见道台则低眉,见督抚大人,茶话须臾,只解道说几个是是是;


有差役作爪牙,有书吏为羽翼,有地方绅董,袖金赠贿,不觉得笑一声哈哈哈。


上联的“见督抚大人,茶话须臾,只解道说几个是是是”实际上也是排比项之一,这是一个错综式排比。下联的最后三个分句也可作如此分析。


以排比构联,还有更巧的,如:


梅白菊黄,桃红柳绿芳草青,冬傲雪,秋傲霜,夏揖和风,春沾雨露;


郊寒岛瘦,庄肆关宏板桥怪,诗言情,画言意,文揣妙理,曲诉悲欢。


这副对联的上联由两个排比构成,“梅白菊黄,桃红柳绿芳草青”是一个有五个排比项的排比,而“冬傲雪,秋傲霜,夏揖和风,春沾雨露”是另一个排比。两个排比语意有关联,冬傲雪者,梅也;秋傲霜者,菊也。余类推。下联亦复以两个排比对应。“郊”指孟郊,“岛”指贾岛,二人诗言情。扬州八怪之一郑板桥,画竹言意。“庄”为庄子,“关”为关汉卿,各自文揣妙理,曲诉悲欢。


查看所有评论用户评论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评论加载中。。。
发表评论(评论内容:请文明参与评论,禁止谩骂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