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对联网首页对联知识古今联话对联圈围攻岳云鹏的大型双标现场

对联圈围攻岳云鹏的大型双标现场

2019-02-10 00:07:36金锐何愁白藏阁 0条评论

写一篇可能会得罪大多数“文化人”的,如误伤到真正热爱对联的朋友,还请谅解。


大年初一,岳云鹏在春晚的相声因为一句“平仄平仄平平仄”,被怼了一圈又一圈。说错了被怼很正常,虽然我觉得这个在相声里不算什么事,但是也已经有不少相声演员认为,“老前辈传下来的东西,错了也应该改掉”。这其实就够了,非要上纲上线地说人家破坏传统文化,然后扣上各种帽子,那就实在没必要了。格律本来就是个小众的东西,不信可以问问周围应该有些文化素养的人,上至中文系教授,下至中小学语文老师,看看有几个懂格律的?这些人都不懂,却苛求一个说相声的必须懂格律,这不是强人所难吗?


当然,有些人对于对联是虔诚的,容不得任何人玷污对联,我对他们表示尊敬。但是,大多数围攻岳云鹏的似乎并没有这种“对联洁癖”。比如,从国家到地方的各级楹联学会,其会长、副会长就有大量不懂对联的,但这些人往往被对联圈捧为“专家”、“大师”,对这种现象好像也没什么人拿出怼岳云鹏的架势批判一番,甚至某对联网站站长还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地表示,“你见过几个会长会写对联的”?楹联圈的“专家”不会对联理所当然,一个说相声的不懂平仄却成了十恶不赦的事情,真是宽于”律“己、严以”律“人的大型双标现场啊!


其实,”对联“只是相声中的一个元素,既不是专业讲座也不是文化传播,没必要太较真。而且,格律是个很简单的东西,十分钟就能学会,但是没必要人人都懂,也没必要因为懂格律就出来刷存在感,况且还有些人未必就懂。相比于抨击说相声的不懂格律“毒害传统文化”,我觉得有一种真正毒害传统文化的行为,大家却异常宽容。


比如,大量获奖征联除了符合格律,其内容让人肉麻乃至作呕。左一句“繁荣“,有一句”锦绣“,左一句”千秋“,有一句”万代“,左一句”高歌“,有一句”壮志“,充斥着吹牛皮拍马屁的陈辞滥调。这才是真正的“恶搞”对联!


所谓的“恶搞对联”有两种,一种是“不讲规矩”,一种是“陈辞滥调”。前者危害不大,不懂的人听个乐子,明白的人也不会被误导。后者却是危害极大,很多初学对联之人会将其当作标杆,以为悬挂的、获奖的就是好对联,于是开始模仿这种陈辞滥调的作品;有些则是为了获奖选择迎合评委,久而久之,自己反而不会写正经对联,市面上所见的对联也全是这种陈辞滥调的型号了。


我想,如果真的热爱对联,在怼岳云鹏之前,不妨先做好这样几件事:


不创作陈词滥调,即使暂时写不好,也应该知道哪些是不好的。

不阿谀奉承、不吹牛拍马,即使由于一些原因,无法直接指出,也尽量不参与、不宣传。

关注对联教育,尽自己的力量普及真正的对联规则和对联应有的审美。


诗词也好、对联也好,传承的是什么?是一种传统文化的精神和审美,它首先应该是“美”的,将美妙的语言、意境、情感、思想融合在一起表达出来,而不是换一种形式继续喊口号,继续阿谀奉承。


除了围观群众,岳云鹏相声的吐槽者大致有两类:

一类是诗词对联有造诣的,他们真的心痛文化的传承,虽然我仍然觉得和一个相声演员较劲没必要,但是也理解并尊重他们。

另一类则是我上面所说的“陈辞滥调”制造者,我就实在有些不解了——他们其实应该和不讲格律的对联作者是一家人,这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说了两家话。


比如,某个自诩“对联家”的政府官员,组织了百余人用对联声讨岳云鹏。其中,也许有一些还可以的作品,但绝大多数都是陈辞滥调。我不客气地说——你让岳云鹏学十分钟格律,估计比他们写得强多了。这位组织者的对联是怎么写的呢,我们来欣赏一下:


编导无知,用相声搞笑楹联,教两个白丁献丑,惊呆骚客;

视听勿乱,望春晚唱红大雅,让千年国粹成风,站稳艺坛。


这真是一副无意境、无内涵、无文化的“三无产品”。岳云鹏是不通格律,这位则是连基本的字句都不通顺,虽然没有“屎尿屁”,却是另一种更丢人的恶俗。到底是有多大的心眼、多厚的脸皮,才能号称自己是对联文化的“捍卫者”呢?


孔子曰:“恶紫之夺朱也,恶郑声之乱雅乐也。”说起“毒害文化”,比相声里几副不合格律的对联更严重的是——


陈辞滥调的对联漫天飞舞,甚至挂上风景名胜。

外行当“专家”,烂联获大奖。

不懂装懂的“对联家”,不知所云还特能云。

对文化不了解、不尊重、不敬畏,当作自己争名夺利的垫脚石。

文学艺术马屁化、口号化、政治化。

传统文化被一群没有文化的人弘扬着。


偶尔的“平仄平仄平平仄”和漫天飞舞的“千秋盛世大辉煌”你选哪个?

——我宁愿听段相声,至少还能乐呵乐呵。

猜您喜欢的对联及诗文:

对联圈岳云鹏春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