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对联网首页对联知识古今联话散文 | 罗文熙:我与楹联之缘

散文 | 罗文熙:我与楹联之缘

2018-09-06 21:47:49罗文熙龙溪风 0条评论

   我小的时候并不知道对联就是楹联,只听爸爸说小小的我,对红纸黑字的春联特别感兴趣,黑溜溜的小眼珠能盯住春联看上半天。爸爸想:“看来这娃与文学有不解之缘。”于是取名文熙。也许有了爸爸的潜移默化,我真的从小就喜欢看书、读书。在读小学一二年级的时候,到了春节期间,更是喜欢跑到左街右巷,看看这家的春联,瞧瞧那家的对子。甚至邀请小伙伴来比一比,看看谁认得字多,虽然当时有很多不认识的字,特别是草书更是瞎蒙的,但我们却玩得很开心,总能从中获得无穷的乐趣。


       我的外公是一位深谙楹联之道的爱好者,看到我那么喜欢读春联,开心得不得了。拉着我的小手,给我讲了许多楹联知识,那时才知道对联雅称楹联,必须字数相当,至于什么词性相当,平仄相对等等,我当然还是听不懂的。特别是外公讲到“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时,我的头就晕得特别厉害,有如孙悟空被唐僧念了紧箍咒那般。嘴里“嗯嗯嗯,我知道了”地应付着外公,眼睛却不时朝门口张望,看到那些小朋友们在外面玩得不亦乐乎,心早飞了出去。外公一下就看出我的心思,摸了摸我的头,笑了笑说:“想玩就出去玩吧!以后想学才来找我。”我如获大赦,飞也似地往外跑,一边跑还一边喊:“谢谢外公,谢谢外公!″“小心点,别摔倒了”身后传来外公的喊声和爽朗的笑声,而我却早已无心顾及了。


        就这样我错过了学楹联韵律的大好机会,以至于后来也从未跟外公问起有关楹联知识的问题。但由于能写一手毛笔字,我却还与楹联有不解之缘分。每到过新年的前几天我总会被村里的“老大”叫去帮忙写春联,当时的我也只是权当练练毛笔字而已,别人看到喜欢的春联把字抄来给我,我照样子画葫芦,单纯地帮别人抄在楹联纸上。虽然那时我对词性,词的结构等都有了较深的理解,但对于楹联的平仄却终究没有深入去研究。


       到了后来有许多现成的春联可以买,什么红底黑字的,红底金字的,植绒的,镶边的,草书的,楷书的,隶书的......应有尽有,我也慢慢把写对联、学对联的事忘了。近两年丰顺县开展送春联活动,吸引了大家的眼球,也引起我对楹联的莫大兴趣。于是我又动了学楹联的心,但外公却已不在,推开门只看到他的遗像和他书写的对联,好像还在诉说着当年的往事,他的容颜还是那样熟悉,他爽朗的笑声依然在屋子里回荡,却再找不到了他的身影。眼泪就不由自主地往下流,我明白再也不能跟他学楹联了。一切只能靠自已,于是我买来各种有关楹联的书,搜集各种资料,不断请教那些资深的楹联爱好者。慢慢地从中积累知识,总结窍门。


         不知不觉中倒也学会做一些简单的对子。这时正好遇到梅州市举行“客天下杯”楹联古诗词集句大赛,对于一向喜欢古诗词的我来说,真是个大好机会。于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勇敢地向市楹联协会投稿,没想到第3次投的时候,就荣获金对句。这大大增强了我的自信心,于是乘胜追击,在短短一个月内3次获奖,给了我莫大的鼓励,我开心极了,心想外公如果还在肯定也会为我而开心的。同时我被县楹联学会吸收为新会员,并被推荐加入市楹联学会。我会珍惜这份缘,会一直沿着这条路继续努力下去,为自已圆一个圆满的楹联梦。


作者简介:罗文熙,丰顺县汤南人。小学教师,现任教于埔寨镇小学。热爱文学,喜欢诗歌。有作品发表于《广东教育》《梅州教育》《梅州日报》等。现为丰顺县作协会员、梅州市作协会员。


查看所有评论用户评论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评论加载中。。。
发表评论(评论内容:请文明参与评论,禁止谩骂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