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对联网首页对联知识古今联话从对联说到规矩 | 庸石

从对联说到规矩 | 庸石

2018-08-02 23:09:47庸石江水冷 0条评论

大汉集团城建公司为增进与集团所在地——袁隆平高科技园领导的感情或者说友谊,组织了一场气排球友谊赛,届时请袁隆平院士参与发第一个球。地点就在农科院的体育馆,集团想在球场的领奖台两侧挂一幅对联,撰写对联的任务就交给了我。


对联是古典诗词中对偶句的一种延伸,要讲究平仄对仗、讲究意境情趣,规矩太多,不是那么好作的,故我一直视对联为畏途。不过,古人也很体谅我类后辈的肤浅,故又将对联分为严对和寛对:所谓严对,就是平仄对仗十分严谨,甚至要求名词对名词,动词对动词,副词对副词,数词对数词,还有天对地、山对海、云对雨、风对月等等等等,稍一没对上,就称之为对仗不工;所谓寛对呢,就如《红楼梦》里贾宝玉教香菱作诗,先说了韵律对仗,然后说,只要意思好,这些都可以不要。贾宝玉说的,就是寛对的要义。本老先生才疏学浅又生性不喜拘束,就信了贾宝玉这一套。本老先生才浅脸皮却不是太厚,怕招人笑话,故平时从不做对联,要做往往是为老板为单位做点应景对联,带有点马屁性质,这样的对联严对更难,于是一直宽以待之。


我想了想,袁隆平是杂交水稻专家,解决的是中国乃至世界人民的吃饭问题。大汉城建是房地产公司,解决的是人们的住房问题,人类生活衣、食、住、行四大块,一个管吃,一个管住,四大块就占去一半,于是对联就出来了:

上联:隆平科技攀高峰世上黎民食有余;

下联:大汉城建筑广厦天下百姓住无忧。

横批:联手半壁江山


对联算是交差了,听说老总还比较满意。


说到寛对,最宽松不羁者,莫过于文革时期。文革是最不讲规矩的岁月,做对联亦然。那时候单位开会,主席台两侧最常用的对联是毛主席的两句话:

上联:领导我们事业的核心力量是中国共产党;

下联:指导我们思想的理论基础是马克思列宁主义。


单位大门口的对联一般是林彪题过词的两句话:

上联:大海航行靠舵手;

下联:干革命靠毛泽东思想。


这样的对联,就连对联最起码的规矩,即字数相对都不讲究了,至于其他的规矩,就更不当回事了。


文革留给我们最大的遗产之一,就是不讲规矩。


之所以越来越不讲规矩,是讲规矩办事难,而不讲规矩办事反而容易得多。


当然规矩还是有的,办事程序规章制度都在墙上挂着,一本书几本书的印着。但那是给规矩人看的,是约束规矩人的。规矩人按规矩办事效率当然很低。不规矩的人则可以通过非正常渠道不按规矩办,不规矩的人不按规矩办,办事效率反而高得多。中国人何等聪明,大家自然仿而效之,于是就有了不行于制度文本的另一套规矩,也就是人们常说的潜规则。


潜规则是不成文的规矩,说到底还是规矩。我们不妨就将成文的规矩叫做明规矩,将不成文的规矩叫做暗规矩。


明规矩在墙上本本上挂着写着,自然人人知晓;暗规矩却需要一定的悟性,初谙世事和悟性较差者常常找不着北。再说光是悟到了还不行,还需要一定的经济实力做坚强后盾,很多人心有余而力不足,故不是人人可以去学。


查看所有评论用户评论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评论加载中。。。
发表评论(评论内容:请文明参与评论,禁止谩骂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