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对联网首页对联知识古今联话散文 | 春联那点儿事

散文 | 春联那点儿事

2018-04-04 23:41:46王国琦岁月耕者 0条评论

  寒假最闲。


    去商业街逛了几次,大红灯笼高高挂,春联福字满街路,就连卖袜子、鞋垫、短裤的摊子也被鲜红色占满。


    鲜红鲜红的中国年悄然来了。


    五岁那年春节前两天,哥哥带我去远房四爷家求写春联,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写春联的场景。


    写手是我的远房四爷。四爷个子高高,身体瘦瘦,爱留胡须,是屯子的“最后文化人”,读过几年私塾,对对、写诗、填词,可谓出口成章,就连平时说话,也文质彬彬。四爷喜欢我们这些小孩子,尤其喜欢爱读书、学习成绩好的小孩子。


    每到写春联的日子,四爷家炕中央放一张八仙桌子,四爷坐在桌子东侧,口里念念有词,手握毛笔,不停地写呀写呀。我们这些小孩也被四爷排上用场,小一点的,研墨,铺陈大红纸;大一点的,剪裁大红纸,叠字块;再大一点的,随着四爷读他刚刚写好的春联,而且要大声读出来,四爷做我们的裁判,看谁读得好。


    满腹经纶的四爷真的令我佩服。“兄弟同心山成玉,父子协力土变金”。多好的春联,既有新春的祝福,又有美好的期冀,更有长辈对家风、屯风的传承,通俗易懂,正好适合文化水平不高的老屯村民。


    我异常喜欢这场景。经常早早来到四爷家,站在四爷旁边,看他写字,听他说对,也乐得四爷摸我的脑袋。那时我幼稚地认为,被四爷摸过的脑袋会变得聪明起来。


    四爷渐渐老去,手不能握笔,眼看不清物体,二十三岁师范学校毕业那年,我专门去了趟四爷家,抄录四爷积累的老对。之后,便接过四爷的毛笔,给屯里人写起了春联。但我的所写,已不再有四爷写对联的那股子文化气啦。


    贴春联,可谓有趣。春联要贴在门框上,里屋门、外屋门、院子门、仓房门,是一家的主门,贴宽对长对。园子门、猪圈门、鸡架门或贴上一副小尺符的对联,或只贴上“金鸡满架”“肥猪满圈”等祝愿的词句。


    供奉家谱的供堂是必须张贴一副春联的,内容大都是祝福家族兴旺、俎豆千秋、万代永续的词句。我爱读这里的春联,每天早起默念一边,晚睡前也默念,一天中不知读过多少遍。读它,仿佛自己的内心一下子庄重起来,与先祖对话,接受良好家风的洗礼,传承优秀家族遗风。


    三叔没读过书,也不识字,有一年贴春联,竟然把“肥猪满圈”沾在里屋门楣上,幸好被我们几个刚刚上了几天学、读过几页书、识了几个字的学生发现。从此三叔不在粘贴春联,还经常自黑,告诉我们不要像他一样,两眼米黑,斗大的字不是半箩筐,要好好学习,要识字,有知识,有文化。我们点头称是,笑眯眯地看着三叔,三叔也乐呵呵地看着我们。


    春节刚过,我们就迫不及待地溜达起各家各户,先是读各家大门上的春联,比赛看谁读的准,读得好,读得有感情。我善朗读,每每成为胜者,甚至成为伙伴们争相效仿的榜样。现在想来,这不就是非常有效果的快乐玩耍中学习吗!


    读春联的日子过不了几天,我们便偷偷的撕春联啦。走家串户,一个门一个门的撕。撕春联的目的很简单,为了叠纸片,留到开春时玩扇纸片游戏。你看,就连撕人家门上的春联都是在为迎接新春做打算呢!


    寒假还有些时日,距离春节还有些时日,明天还得上街,不为别的,只想看春节,读春联,品春韵。

2018年1月25日(农历腊月初九)


查看所有评论用户评论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评论加载中。。。
发表评论(评论内容:请文明参与评论,禁止谩骂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