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联杂谈

2018-03-06 19:30:13六经注我互联网 0条评论

“唐诗宋词元曲明清小说”,熟悉这句话的人很多,它说的是中国历史上这几个朝代最有代表性的的文学体裁。对于唐诗宋词元曲的说法,我没有意见,但就明清小说而言,我还是有点儿看法的。因为四大名著中只有《红楼梦》是清朝人写的,其他三部都是明朝人写的,还有一部《金瓶梅》,也写于明代,在描写当时的市井人物和社会生活方面,无人能比。当然,《红楼梦》水平很高,但正如唐以后有些诗比唐人写的还好,但那个朝代也不能和唐并列一样,清小说是不应该和明小说相并列的。


如果不是小说,那么清代最有特色的文学体裁是什么呢?窃以为是对联。正如诗不是唐人的发明、词不是宋人的发明一样,对联也不是清朝人的发明,但却是清代各种文学形式中发展最快的,成就也是极其突出的。


对仗是中国文字的独有特点,中国最古老的诗词文章中都不乏对仗的句子。但直到五代时期后蜀皇帝孟昶在某个春节时,才第一次将一幅对仗的句子单独使用——孟昶应该是一个很有生活情趣的才子,连苏东坡也喜欢他的“冰肌玉骨,自清凉无汗”,在他的影响和带动下,写春联、贴春联逐渐成为中国最隆重节日的一个习俗。后来,另一个皇帝,明太祖朱元璋特别喜欢对联,大力推广,使对联就不仅成为春节时的必须,也逐渐成为各种建筑物前柱子上的日常装饰。因为这种柱子在古代又叫做“楹” ,于是对联又被称为楹联——可见最高领导人的个人爱好对文化的重大影响力!


由于朱元璋的大力推动,其实我以为更重要的是文人们发现了对联独特的魅力和表现力,参与对联写作的文人墨客越来越多。经过有明一代的积累,终于迎来了对联写作在清代的大爆发。


清代的对联,不仅内容丰富,涉及各个领域,在形式上也不受字数的限制。如云南滇池的大观楼上的对联,作者是清代孙髯翁,上下联各90字,共180字,号称“天下第一长联”或"古今天下第一联",人民大会堂的云南厅里也刻着这幅对联,可见其影响之大,俨然是描写云南的代表作。但事实上,这幅对联可以说是长联中写的最好的,但并不是最长的。还有一个人叫潘炳烈,他写的《武昌黄鹤楼联》共350字,著名的洋务派大臣张之洞写的《屈原庙湘妃祠联》408字。还有一个才子,叫钟耘舫,特别爱写长联,他写的《成都望江楼崇丽阁联》212字、《六十自题寿诞联》892字,《江津临江城楼联》竟然长达1612字,比一般的文章还要长。当前我们能够看到的祖国各地文物古迹上的楹联,绝大部分都是清代人写的,精彩之作,比比皆是。


清代的文人士大夫大多都能写对联,如曾国藩,特别喜欢也擅长作对联,尤其喜作挽联,以至于当时就有“江忠源包送灵柩,曾国藩包作挽联”的说法。挽联颇有盖棺论定的意思,数十个字的篇幅,既要总结生平,又要表达情感,兼要发表评论,还要有一定的高度,不下苦功夫实在写不好。曾国藩写挽联写的上瘾,甚至给身边熟悉的活人预写挽联,以资练习,以至于让被写的朋友看到了认为不吉利要和他绝交。被称为北大才子的李书磊很欣赏他悼其弟曾国华的一幅挽联:

“归去来兮,夜月楼台花萼影;

行不得也,满天风雨鹧鸪声”,

认为其“情意真切,情味浓郁”,可视为曾国藩挽联的代表作。




其实曾国藩不仅写挽联,还经常通过对联这种形式表达自己各种复杂的思想和感情。如,在打败太平天国后,其九弟曾国荃对朝廷的封赏很不满意,颇有怨气,他送

“千秋渺矣独留我,

百战归来再读书”,

对其进行宽慰;在王闿运试探他是否有意图拥兵自重、自立为王时,他写下

“倚天照海花无数,

流水高山心自知”,

以表明自己的心迹,对于对联这种文体,曾国藩可谓运用的炉火纯青。


与曾国藩同时代也几乎同等名气的左宗棠,正是用一幅对联开启了自己的飞黄腾达之路。当时任两江总督的一代名臣陶澍回乡省亲,在居住的公馆发现了一幅专门为他写的对联:

“春殿语从容,廿载家山印心石在;

大江流日夜,八州子弟翘首公归”


这副对联,表达了故乡人对陶澍的敬仰和欢迎之情,又道出了陶澍一生最为得意的一段经历。马屁拍的含而不露,对联写的气势磅礴。陶澍当即提出要见见对联作者,这就是左宗棠,当时年龄只有三十出头,还是一个落魄的穷举人,而陶已经六十多岁,早已是封疆大吏。陶澍与左宗棠彻夜长谈,认定了其人品与才学,以封疆大吏、一代名臣之尊,主动提出要与左家结秦晋之好,为自己惟一的儿子陶桄聘下左宗棠之女为妻,并请他做自己的幕僚。左宗棠正是在这里开始接触军国大事,走上了他自己的名臣之路。从这点上看,陶澍的确是慧眼识英才,而识才的开始,是一幅对联。


正如唐诗宋词中都有很多让人百读不厌的名篇一样,对联中也有很多,如

“能攻心则反侧自消,从古知兵非好战;

不审时即宽严皆误,后来治蜀要深思”,

“有志者,事竞成,破釜沉舟,百二秦关终属楚;

苦心人,天不负,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

等等,都形意皆佳,让人读后余味无穷。


还是欣赏一下孙髯翁的“天下第一长联”吧:


上联:五百里滇池,奔来眼底,披襟岸帻,喜茫茫空阔无边。看东骧神骏,西翥灵仪,北走蜿蜒,南翔缟素。高人韵士,何妨选胜登临。趁蟹屿螺洲,梳裹就风鬟雾鬓; 更苹天苇地,点缀些翠羽丹霞,莫辜负四围香稻,万顷晴沙,九夏芙蓉,三春杨柳。

下联:数千年往事,注到心头,把酒凌虚,叹滚滚英雄谁在。想汉习楼船,唐标铁柱,宋挥玉斧。伟烈丰功,费尽移山心力。尽珠帘画栋,卷不及暮雨朝云; 便断碣残碑,都付与苍烟落照。只赢得几杵疏钟,半江渔火,两行秋雁,一枕清霜。


查看所有评论用户评论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评论加载中。。。
发表评论(评论内容:请文明参与评论,禁止谩骂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