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对联网首页其他对联溪头卧剥“鹏”“联” ——史鹏先生楹联欣赏

溪头卧剥“鹏”“联” ——史鹏先生楹联欣赏

2018-09-13 22:07:37 羞儿(黄波)好玩啵 0条评论

“一个老头,早已离退。既无近忧,也无远虑。写字看书,还冒报废。日月不居,东升西坠。又到生辰,九十三岁。仅是散生,就无所谓。不请不邀,不辞不避。记得就来,真情可贵。空手为佳,毋须破费。招待不周,也莫怪罪。淡酒家肴,浅斟薄醉。饮罢请回,我要午睡。”看诗友在史鹏先生家做客的朋友圈时,我一下子就逮住了图片里的这段文字。

“图六好玩,我喜欢这老头儿,不,老先生!”我没大没小惯了,而且纪晓岚还把“老头子”解释得那么清丽脱俗,所以我一不小心就让这三个字溜出口了。我知道我这样很不礼貌,这样吧,我给您赔偿精神损失费一千万。但是我目前没那么多钱,给您打张欠条吧,明年2月30号还。不过,一千万喊一声“老头儿”,有点小贵,那就允许我在这篇文章里喊个够啊!说实话我也不知为什么,总觉得只有叫先生为“老头儿”才能表达我内心那种莫名的亲近感。

 

现实生活中,与“老头儿”并无交往,但在《湖湘联话》和《十家楹联》里读过他不少好联。

        由书法家颜震潮书写、竹刻家邓文珊刻制,悬于滕王阁的:

  名序生辉,惊起阁中帝子;

好风解意,送来江上才人。

说到滕王阁,自然想起老王几百字的《滕王阁序》,波波素有幼儿健忘症,花了我吃十斤葵花籽的时间还背不周全,“老头儿”此联紧扣滕王阁人文故事,包容量极大,语言又极其精炼,波波只花费吃一个苹果的时间就背出来了,真好。

我还喜欢“老头儿”关于乾陵的对联:

察其衷以阿其好,斯亦云黠矣!

僭于上而治于下,可不谓能乎?

乾陵为唐高宗(李治)的陵墓,后来武则天与之“胜利会师”。按照某些说法,有些人会称之为“武则天和他老公的墓”。关于它的楹联还是不少,但基本以武后为主角,没她老公什么事儿。“老头儿”此联却独辟蹊径——

李治入东宫前,太宗问他“习骑射”的情况,他答:“儿性不乐此,愿侍至尊居膝下。”于是太宗认为“是儿仁厚”,立他为太子。“老头儿”以此为上比,赠他以“阿”、“黠”二字,揭示他沦为“武后之夫”的根本原因:玩弄小聪明而不奋发图强。幸亏“老头儿”不认识我,否则,我一定认为他是在影射某位狡猾协会的会长。

   对于武后,“老头儿”不一味褒扬,一个“僭”字包涵千言万语,但也不磨灭其功劳,一个“治”,一个“能”,还算客官公正。尤其我知道这个武后还胸襟宽广,读到骆宾王代替徐敬业写的声讨她的檄文还为其文采拍案叫绝,“大神,请收下我的膝盖”。而我要请“老头儿”签收我膝盖的还有题临海古城题骆宾王祠联:

剑气班声,一檄雄词惊武氏;

鸿才藻思,千秋警句耀文坛。

  选取最有分量的材料,以一当十。“武氏”对“文坛”,极具巧思。为了与文坛相对,波波喜欢改姓的毛病又犯了!

我还喜欢“老头儿”关于贵妃浴池的联:

深宫赐浴,雨露恩承,玉骨纵成泥,七夕忍忘牛女誓;

边塞兴戎,霓裳曲破,温泉犹未冷,千年难洗马嵬羞。

不少人的眼睛选择性失明,看得到“华清赐浴”,看不到“马嵬赐死”,人家“三千宠爱于一身”时“不重生男重生女”,“温泉未冷”“玉骨成泥”时你还如此想吗?“到底君王负旧盟,江山情重美人轻”,君王的爱情不过如此啊!“老头儿”一点也不按“老糊涂”的套路出牌,把个事情看得如此明白,大师兄的火眼金睛什么时候传给您了?“温泉犹未冷”,既用温泉恒温对比君王爱情的先热后冷,又用现在游客如潮未受冷落的华清池告诉人家一个道理:任你君王贵妃,也不过历史长河的一瞬,华清温泉里的人换了一波又一波,君王在哪里?贵妃又在哪里?

“老头儿”汉霸二王城的联更是“数十字抵得一篇史论”:

孝忍父烹,义安臣死,想马上豪气飞扬,肯守伦常谈孝义?

英承叔志,雄振楚风,叹垓下悲歌慷慨,莫将成败论英雄!

  上比的“孝”“义”总是让我想装那啥说两句:“孝是孝,非常孝”;“义是义,非常义”。一个疑问号更是给我“一切尽在不言中”的感觉。而那个“力拔山兮气盖世”、“承叔志”、“振楚风”的汉子在“时不利兮骓不逝”之时,想的不是自身的命运,而是“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怜惜美人和名驹,这种侠骨柔情,又岂是“成败”二字能诠释得了的。“莫将成败论英雄”,蕴含多少没有说出来的道理!我是心服口服了,每日三次,一次一粒。

“老头儿”关于严子陵钓台的联,我最喜欢:

千百年中外同瞻,公真钓者;

二三子守为异趣,我亦渔来。

  严子陵是个“天子呼来不当官”的牛人,我喜欢。“老头儿”称之为“真钓者”,想必是将之与某位“愿者上钩”的钓者相比。胡出类先生评曰:“上联以悠悠岁月,托出钓台之魅力;下联以懒懒情怀,呼应子陵之高风。不仅对仗极为工稳,且有深意存乎其间。”我就不多说了,关于钓鱼我倒是有两句说:我不赞成这种不尊重小动物的行为,我这人比较善良,常常将蚯蚓穿在钢丝上喂鱼。哎——“一种爱鱼心各异,我来施食尔垂钩”,可叹!可叹!

 

“老头儿”的景区联可谓天生尤物,还特会抛媚眼,而且还是带钩的,把游客的心勾得再也回不去了,如民俗村维吾尔馆前湖边曲槛联:

曲槛临湖,细浪悄移云影去;

公园傍郭,好风闲送市声来。

  而民俗村重檐亭的联则是个腹有诗书气自华的女子,即使是凝神发呆也让你怦然心动:

不教人立露;

无碍鹤冲霄。

  亭有顶,“不教人立露”;亭无墙,“无碍鹤冲霄”,“老头儿”用对联写了个亭子的说明书啊!不仅如此,看到“不教人立露”,比波波有文化的人应该都会想起我家仲则兄的的那句“为谁风露立中宵”,“老头儿”想必是懂得“为谁风露立中宵”的苦,所以善解人意地让笔下的主人翁“玉立”到“亭亭”里?看到“无碍鹤冲霄”,和波波一样文化水平的应该也能想起刘郎的“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霄”。上比体恤“为谁风露立中宵”,温馨感人,下比“便引诗情到碧霄”,豪情扑面。“一般(班)”的班主任正在喊话:“二班(般)”的班主任,这个学生是不是你们“班(般)的”?

民俗村鼓楼联则是个知性女子:

心系九州同听鼓;

目穷千里共登楼。

此联以雁足格嵌“鼓楼”二字,但嵌得毫不做作。“心系九州”讲各民族之团结,“听鼓”自然说明有人“击鼓”,“一鼓作气”,振奋人心。下比让人自然想起王之涣同学的“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激励人们珍惜民族团结的安定局面,一鼓作气,再上层楼——你们慢慢爬,我坐电梯。

不过,我发现“老头儿”有时候也很会偷懒,比如这题民俗村鼓楼联:

夹岸绿杨闻社鼓,

谁家红袖倚江楼。

我就晓得,这上联是朱德润诗中的句子,下联是杜牧诗中的句子,他只是牵了根红线让它们喜结连理而已。可让我无话可说的是,他不但以雁足格嵌“鼓楼”二字,巧合无痕;而且“绿杨”、“红袖”、“社鼓”、“江楼”又确实是村中典型镜头,如给民俗村量身定做一般,你奈他何?

冷水江红日阁的联就更过分了:

霜天向晚红,山耸翠微连郡阁;

沧海先迎日,天清丝管在高楼。

虽然集得贴切,但我感觉一定是“老头儿”办了桌鸿门宴,把一众名家请得来,吃完饭以后:“各位哥哥,留下张饭票子再走”,于是,徐玑、李绅、杜甫、杨巨源不得不每人留下一句话。这招真好,我学会写对联了!师父,我是不是可以下山了!

 

俯仰随时,求对己而无愧;

修持在我,莫患人之不知。

“老头儿”的书斋自勉联虽好,但明明是写我的心里话,侵犯了我的隐私权,您说怎么办吧?什么?有本事自己写,不要诬陷别人!写就写!蛮巧!我要写出这样好的对联也不难,只需要三步:第一,躺下;第二,闭眼;第三,做梦。


查看所有评论用户评论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评论加载中。。。
发表评论(评论内容:请文明参与评论,禁止谩骂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