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对联网首页名人对联朱熹:也许是中国第一个『对联家』

朱熹:也许是中国第一个『对联家』

2018-08-09 23:01:10金锐何愁白藏阁 0条评论

目前可知的最早一副对联是后蜀皇帝孟昶的“新年纳余庆;嘉节号长春”,但此后一直到明朝,都没有多少对联,零星几副也往往真假莫辨,更别说大量创作对联之人了。但是,在梁章钜的《楹联丛话》中,却记载了南宋朱熹的13副对联,并明确表示“《朱子全集》卷后所附载联语尚多”。梁章钜治学严谨,如果所言确实,朱熹应该算是第一个“对联大家”了。遗憾的是,如今所流传的各种版本《朱子全集》,均不见朱熹联语,如此便无法考证这些对联的真实性,也无法一窥朱熹联语全貌了。


沧州精舍 

朱子于绍熙五年,筑沧州精舍,时年六十有五矣。

佩韦遵考训;

晦木谨师传。


白藏阁

沧州精舍是朱熹自己盖的讲学之所,此联为其自题精舍之作。“佩韦”是朱熹父亲之号,“晦木”出自朱熹业师刘屏山给他的祝词“木晦于根,春荣华敷”。“佩韦”是佩戴牛皮的意思,出自“西门豹之性急,故佩韦以自缓;董安于之性缓,故佩弦以自急”,后来用作自我警戒之意。朱熹字“元晦”即是刘屏山所赐,后来改字“仲晦”、号“晦翁”,可见“晦”之一字对朱熹的影响。



道迷前圣统;

朋误远方来。


白藏阁

上联“前圣”即古代圣贤之意,用一“迷”字表示朱熹自感学识不足,下联出自“有朋自远方来”,而改“自”为“误”,同样是朱熹的自谦之语。



爱君希道泰;

忧国愿年丰。


白藏阁

此联是“表忠心”的路子,忠君爱国,期望社会安宁、物阜民丰。文学艺术层面没有什么值得说的地方,理学家的一板一眼倒是可见一斑。


朱子全集

《朱子全集》卷后所附载联语尚多,谨摘录如左,以见南宋时楹贴盛行,虽大贤亦复措意于此矣。


赠人

水云长日神仙府;

禾黍丰年富贵家。


白藏阁

此联大方端正,由文字可知受赠者家境殷实。《全闽诗话》记载:“龟仙山在福安县治西,邑巨镇也。朱文公到此,乡民饭焉,文公赠之句:‘水云深处神仙府;黍稻丰时富庶家。’”交代了此联的写作背景,文字与梁章钜所载则略有差异。



广信南严寺读书处

一窍有泉通地脉;

四时无雨滴天浆。


白藏阁

与上面几副规规矩矩的对联不同,此联的文气足了一些。其实,此联出自朱熹《咏一滴泉》一诗,全诗如下:“遥望南岩百尺岗,青山叠叠树苍苍。题诗壁上云生石,入定岩前石作房。一窍有灵通地脉,半空无雨滴天浆。鹅湖此去无多路,肯借山间结草堂。”一联二用,倒也打得一手好算盘。



建宁府学明伦堂

师师庶僚,居安宅而立正位;

济济多士,由义路而入礼门。


白藏阁

“师师”即庄严恭敬,“庶僚”即官员,由此引出“安宅”“正位”。下联回到明伦堂,强调“义”“礼”二字,依旧是理学家正襟危坐的手笔。



漳州书舍

十二峰送青排闼,自天宝以飞来;

五百年逃墨归儒,跨开元之顶上。


白藏阁

如果让我评朱熹最有艺术性的一联,我想应该会选此作。上联以景起,壮观非常,下联“逃墨归儒”出自孟子“逃墨必归于杨,逃杨必归于墨”,坚定了自己儒家门生的信念。后一分句的“天宝”、“开元”或许是指附近的天宝山、开元寺,但明显有借用唐代开元、天宝年间之意。《沧浪诗话》云“不作开元天宝以下人物”,此联一“飞”一“跨”自视甚高,应是也有此意。有人认为“送青排闼”出自王安石诗“两山排闼送青来”,其实这两个词并不是多罕见的用法,况且朱熹与王安石学术、政见皆不相同,也未必就是取自王安石了。



无题

鸟识元机,衔得春来花上弄;

鱼穿地脉,挹将月向水边吞。


白藏阁

此联有小巧之趣,通过对自然细致入微的观察和描写,将理趣融入其中。朱熹诗作多有此种,比如著名的《观书有感》一诗:“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



赠漳州某士子联

东墙倒,西墙倒,窥见室家之好;

前巷深,后巷深,不闻车马之音。


白藏阁

说实话,很难想象这联是朱熹的作品,文字如顺口溜一般俚俗。不过既然曾国藩也有传说中的赠妓女“大姑”“春燕”之作,也不妨姑且信之。对联押韵之作不多,不知梁章钜“客来醉,客去睡,老无所事吁可愧;论学粗,论政疏,诗不成家聊自娱”一联是否受了朱熹启发?另有一副某人自题门联的押韵之作,颇有奇诡之气,录此共赏:“阳多匪,阴多鬼,我亦尘埃同靡靡,其呼我为马牛乎,唯唯;醉里卧,梦里歌,尔胡冠带独峨峨,行将尔做牺牲矣,呵呵。”



松溪县学明伦堂

学成君子,如麟凤之为祥,而龙虎之为变;

德在生民,如雨露之为泽,而雷霆之为威。


白藏阁

上联强调学习的重要性,饱学的君子将来会成为如龙虎、麟凤一般出人头地的人物。下联则强调修身立德,既要如雨露一般责备万物,又要如雷霆一般耿直勇武。上联“麟凤”、“龙虎”均为动物,下联“雨露”、“雷霆”均为气象,如果此联真为朱熹所作,说明宋朝对联即有多句间自对的雏形了。


木榜堂楹

至世有刻为木榜,悬诸堂楹……此类尚多,安得有心人为之一搜辑乎?

格言

读圣贤书;

行仁义事。


白藏阁

这是讲大道理的对联,平白如话,没什么可说。“圣贤”是朱熹一直强调的,后世曾国藩联中也有“不为圣贤,便为禽兽”之语。下联“仁义”也是儒家的基本理念,孔子曰“仁”,孟子曰“义”,大抵如此。


格言

存忠孝心;

立修齐志。


白藏阁

与前一联一样,格言之作,可当座右铭来看。《礼记》曰:“古之欲明明德于天下者,先治其国。欲治其国者,先齐其家。欲齐其家者,先修其身。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我们常说的“修齐治平”便出于此。



格言

日月两轮天地眼;

诗书万卷圣贤心。


白藏阁

这联也是格言,但艺术性明显要强得多,以“日月”比喻天地之眼目,以“诗书”充实圣贤之内心,立意高远、气象壮阔。除上述几联外,流传的朱熹对联还有不少,比如““鸢飞月窟地;鱼跃水中天”“日月每从肩上过;江山常在掌中看”“七千坛所飞天箓;九百年来宰玉清”“地别九重天,碧水丹山青世界;门当三益友,苍松翠竹白梅花”等,是否真的出自朱熹笔下,就不敢肯定了。


查看所有评论用户评论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评论加载中。。。
发表评论(评论内容:请文明参与评论,禁止谩骂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