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对联网首页对联故事摩尼对联故事(二)

摩尼对联故事(二)

2018-07-13 23:13:27涂电林永宁古韵 0条评论

我们在上一期说到了摩尼1987发生的一段对联逸事后,很多的读者发来消息问,关于摩尼文化还有新的内容与老的掌故没有。正在小编绞尽脑汁搜寻旧事之际,全国楹联学会会长蒋有泉、中国楹联学会常务理事、四川省楹联学会常务副会长冯修齐暨中南大学教授、中南大学对联研究所所长、湖南省对联家协会主席、《对联学刊》主编余德泉教授一行在2014年12月25日,来到了摩尼检查验收中国楹联镇的创建工作。这是摩尼几百年来破天荒的出现这么多的文坛对联大家,现小编将余德泉教授一行在摩尼短短半天发生的逸事写出,以飨好者。

余德泉,1941年生人,四川叙永水尾大石村人,中南大学教授、中南大学对联研究所所长、湖南省对联家协会主席、《对联学刊》主编,我国首位对联学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南大学书法硕士研究生班领衔指导教师,湖南省第八届政协委员,湖南省文史馆员,民盟湖南省文化委员。余教授自幼家境贫寒,但酷爱读书,很早与对联结下了不解之缘。平生读的第一部书就是《声律启蒙》,至今还能随口背来。1960年考入北京大学中文系汉语专业,师从王力、朱德熙等名师,毕业后一直从事教育工作,长期从事古汉语、古典文学、对联和书法教学。主讲《古代汉语》、《古典文学》、《汉字与书法》等课程,著述二十余种,达八百多万字。是当代公认的对联学泰斗,其理论成果和学术活动多具有开创性的意义,主要有五个方面:对联理论研究、对联创作、对联教育、对联组织及对联书法,对对联界有巨大而深远的影响。

在对联教育方面余德泉教授创下了几个中国第一:

第一个将对联纳入高等教育教学。1989年中南工业大学就在国内首先将《对联学》作为一门选修课在中文等专业开设并纳入学分制管理。

第一个在高校设立对联研究所。1999年11月成立了中国高校第一个对联研究所——中南工业大学对联研究所。12月26日在全国高校的合并重组中,升格为中南大学对联研究所。余德泉教授任所长,何继善院士任名誉所长。聘中国音韵学研究会原会长、北京大学教授唐作藩,中国韵文学会会长、湘潭大学教授羊春秋,澳门大学文学院院长程祥徽等担任顾问,并聘海内外在对联研究上有影响的一批专家担任特约研究员。中南大学对联研究所成立以来,与各省市、港澳台及海外建立了对联研究的广泛联系。

第一个招收对联学研究生。2002年夏,中南大学文学院招收了中国第一位对联学硕士生,名叫鲁晓川,时年二十五岁,湖南长沙人,本科毕业于湖南师范大学中文系,在古典文学和古汉语方面有较好的基础,爱好对联和书法。

上述“三个第一”在中国对联史是一个重大突破,它标志着对联艺术正式步入学术殿堂,结束了对联仅在民间发展的历史。

在对联组织方面,余德泉作为湖南省对联艺术家协会主席,作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迄今,湖南省是全国公认的对联文化大省,在对联领域,有“无湘不成军”之说。

在对联书法方面,他将书法艺术与对联艺术有机结合,相得益彰。余德泉擅长隶书、章草、行书、篆书等多种书体,长于篆、隶和章草,对章草研究尤深。作品在国内多次展出,并被选送参加国际文化交流。对联书法作品被天津周恩来邓颖超纪念馆、宁远舜帝陵、南岳衡山等数十处地方收藏刻挂,并多次参加国际文化交流。2000年在中南大学举办个人对联书法展,展出了所书八个民族九种语言文字的对联。其精湛的联艺、书艺溶为一体,受到社会各界称赞。他还出版了《章草论语》《简明书法教程》《章草大典》《章草传贴》等书法著作。

余教授一行在上午到达后,首先考察了摩尼小学与摩尼中学这两个学校楹联基地,对两个基地的楹联工件开展得有声有色做出了肯定,在中午检查了摩尼镇政府楹联办公室后,在摩尼政府食堂午餐,余教授因连日来因感冒,声音嘶哑,故午饭也未曾吃好。

午饭后,蒋会长、余教授一行未曾休息,便到摩尼新苗实小前去考察,刚到大门口,余教授与蒋会长一行就被“新苗实小”大门口的一副对联吸引住了:

祖国新苗沐春风,春风化雨;

智慧园丁育桃李,桃李成才。

此联巧妙而不着痕迹的将“新苗实小”及其创建人“陈志磊校长”、“李修慧校长”这几个名字以谐音、组合、顶针等修饰手法写就,语言质朴、赞扬新苗实小的教育春风化雨、培育人才,没有过度用华丽的词藻与生字僻词,使普通的词句在这里显得不普通,溶大雅于通俗,十分的高明与艺术。蒋会长与余教授连问是那个老师写的,分管全镇楹联工作的摩尼镇党委副书记陈兰强同志连忙应答道,这是由摩尼镇楹联学会秘书长涂电林创意命题,最后由摩尼邮政支局魏在明同志创作的,余教授连说,这样巧妙的嵌名好对联,该发一万块钱奖金才行……

但高手就是高手,余教授与蒋会长赞扬之余,立即也发现了这副对联的不足之处,这个不足也是作者定稿时已看出的缺陷,只不过是当时已经由广告公司印制出来悬挂了,时间紧迫未来得及更换定稿内容。读者您一眼能看出来了吗?如能看出,恭喜您,离对联大师的门槛越来越近了!好,小编先提出这个小问题让您思考思考,接下来会告诉您的。

接着,余教授、蒋会长一行来到新苗实小的学术报告厅,参观正在进行的“新苗实小学生楹联书法比赛”,余教授不顾身体感冒,兴致勃勃地纠正了小学生们的书法用笔,并且余教授还现场为新苗实小即兴创作并挥毫了一副章草对联:

幼竹春生高节节;

芳园花茂艳山山。

蒋有泉会长也为新苗实小现场书法了“潮平两岸阔,风正一帆悬”的条幅。

四川省楹联学会也为新苗实小赠送了“润物无声”的书法作品。

按照日程安排,余教授、蒋会长一行特别忙,下午还要到叙永县另一个楹联基地去检查,但余教授说他是第一次到叙永南面山区来,要去看下号称“是南来第一雄关”的雪山关旧址,在车上余教授如数家珍地背诵了镌刻于雪山关南北寨门的对联。

北寨门联云:

孤城万仞山,羌笛春风吹不度;

八月即飞雪,玉门秋色拟平分。

南寨门联云:

是南来第一雄关,只有天在上头,许壮士生还、将军夜渡。

作西蜀千年屏障,会当秋登绝顶,看滇池月小、黔岭云低。

余教授尽管声音略有嘶哑,但依然笑谈风生向大家说了一桩对联公案,北寨门联为当年赤水分县县佐杨公石所撰书,没有多少疑问,但关于南寨门的“是南来第一雄关”对联作者,到现在都还是个悬案,这副对联究竟是民国十年(1921)的赤水分县县佐杨公石所作,还是民国五年(1916)护国讨袁路过雪山关的蔡锷将军所作,更有云说是蔡锷、朱德二人合作的,这些历史因年代久远、战火纷争,留下的历史资料接近于无,我们无从深入地考证,更多的谜团只有留待后人去琢磨了。(小编注:杨公石,宜宾江安红桥人,民国十年前后任赤水分县县佐,有《赤水文风》一诗留考:赤水文风久已衰,耒阳依旧士元来。狂夫故态耽诗酒,治事还须百里才。)

在参观雪山关遗迹后,余教授一行对当村山民在遗迹上乱修乱建庙宇的做法十分的反对,提出雪山关是叙永、古蔺、泸州乃至于四川、贵州的文物古迹,应该加以规范性的建设,而不是当地山民们想如何修就如何修,现在弄来不伦不类的,让来参观此古迹的人笑话叙永没有文化,这些遗迹应由政府统一规划,要保持遗迹的原貌与沧桑感,遗迹内的书法须请名家来题写,要用好的刻碑手来镌刻等等宝贵的建议……并且,余教授还对乱立在南北寨门的一堆石碑一块一块地仔细查阅,进行了批评与纠正。

其中立于南寨门的一块碑的书写内容为小凤仙輓蔡锷联:

万里蓝天鹏雁,直上扶摇,那堪忧患于生,萍水姻缘成永诀;

几年北地胭脂,自伤零落,赢得英雄知己,桃花颜色也千秋。

余教授指出此碑首先在书写格式上就不符合对联的书法章法,书法水平差都不说,在照抄之中又出现了很多硬伤,乱改了原文,蔡将军墓葬就在余教授执教“中南大学”后的岳麓山上,所以余教授对此联是非常清楚的,原联并非小凤仙所写,或为民国“湘江才子”易顺鼎代小凤仙輓蔡锷作,正确的联句应为:

万里南天鹏翼,直上扶摇,那堪忧患馀生,萍水姻缘成一梦;

几年北地燕支,自惭沦落,赢得英雄知己,桃花颜色亦千秋。

同时,小凤仙挽蔡锷将军的还有一副名联,为袁世凯的家庭教师、民国公子袁克文的老师方地山所代撰:

不幸周郎竟短命;

早知李靖是英雄。

另外碑文中出错的还有:杨升庵的《雪山关见梅》首句写为“自甘南方障疠”,正确句应为“自甘蛮方瘴疠”;《雪山关谣》中“马毛缩”应为“马尾缩”;《雪山关绝粒谕从者》中“仆痈马病漫兴嗟”应为“仆痡马病漫兴嗟”等等,(小编注:“痈”为一种背部恶疮,“痡”为形容极度疲惫之意,字形相近而义去万里)错误层出不穷。

当地山民在雪山关上修庙立碑,到处是花样百出,看后不禁令人莞尔,例如立了几块声称是叙永、古蔺人民悼民国袍哥李薰廷的对联,又有了悼关云长的一块对联,这些虽为对联又不以对联形式书写,又写了写摩尼侯洞嘉靖伐皇木的诗作,又有当地山民捐资的功德碑,所供的神仙有观音、孔子、佛祖、赵公文武财神、送子娘娘、药王菩萨、天公地母、川主神仙、地藏菩萨、马王爷、牛王爷、猪王爷,真是让天上地下、儒佛道巫、三教九流、各路神仙汇集一堂,可能要在此召开即将流芳千古的“雪山关群仙会”,在文殊、普贤菩萨前面还有一幅大标语“祖国万岁”,山民们这些独特的创意,真的让人不自觉的莞尔捧腹……

好,接下来就把小编先前抛出的小问题,向大家解答。这是个对联的专业知识,当时蒋有泉会长与余教授两大联坛高手一眼就看出毛病,提出将“智慧园丁育新苗”,改成“园丁智慧育新苗”在平仄上才完善,上联为“仄仄平平仄平平,平平仄仄”,下联应为“平平仄仄平仄仄,仄仄平平”才能在音韵上对仗工整,如以“一三五不论、二四六分明”这个古法来稍宽松地衡量此联,“智慧”二字对“新苗”才在音韵上过关,并且这样改动后,将学校创建人陈志磊、李修慧夫妇的谐音姓名与创建的学校“新苗”词性上相对仗,显得更加完美一些,当然,这副对联都还存在其它的小暇眦,在这里就不再赘言了。

这次蒋会长、冯会长一行能来叙永参加创建全国楹联县的活动,余德泉教授功不可没,这是余教授以七十三岁的高龄回报家乡、回报社会的一种崇高品德的体现,在此,摩尼镇楹联学会敬献嵌名联二副于文末,以表示对余德泉教授 “高山仰止、景行行止”的尊崇之情。

联一:涂电林作

煌煌范德昭乡梓,联坛泰斗;

汩汩清泉注文苑,书界奇葩。

联二:朱鸿麟作

德被梓桑,赤水雪山国粹师尊传道远;

泉流岳麓,中南湘北楹联泰斗著书多。


查看所有评论用户评论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评论加载中。。。
发表评论(评论内容:请文明参与评论,禁止谩骂攻击!)